汽车上牌量有望“早见天日”?

“或许明年,我就不用这样费劲去找人拿上牌量数据了。”四处打听,仍没有拿到7月份广州新车上牌量数据的广州汽车经销商张云感慨。

7月29日,我国最高法发布的公告显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已于2010年12月13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05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1年8月13日起施行”。该《规定》称,相关政府部门“被告对依法应当公开的政府信息拒绝或者部分拒绝公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在一定期限内公开”。随之,汽车行业内出现了一种声音称,该《规定》出台,将为解决“全国汽车上牌量数据公开发布”的难题带来新的希望。然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多数业内人士对此仍不抱太大希望,原因在于汽车上牌中“相关部门难以割舍利益”。

上述《规定》中提及,今后,“即使被告逾期没有做出任何答复,只要原告一并请求判决被告公开或者更正政府信息且理由成立的,人民法院也不必只原则判决行政机关作出答复,而是可以直接判决其对政府信息予以公开或者更正。”此外,“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不予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可以作区分处理的,还可以判决被告限期公开可以公开的内容。”

公安部交管部门统计的上牌量数据何以如此有权威?据了解,其拥有的月度、年度新车的上牌量数据,是利用全国千余个车管所实时上报的数据所统计得来的,涵盖了分地区(直辖市与地级行政单位)、品牌、数量、车型、排量等新车上牌的详细内容,是某种程度上汽车市场最直观的销售信息的体现。 汽车上牌数据能够真实反映国内汽车市场的消费结构、消费变化以及汽车品牌的市场表现,对汽车生产厂家而言,具有实在的效益。车企可以据此调整产品结构,及时投放新产品,加大重点市场营销,改善薄弱环节。

实际上,这样一份数据却迟迟无法公之于众,公安部的理由是“信息系统技术还不成熟,达不到公开的条件及涉及公民隐私”来加以拒绝。然而与之相左的是2004年5月1日起施行的《机动车登记规定》,车辆管理所应当使用计算机登记系统办理机动车登记,并建立数据库。计算机登记系统的数据库标准和登记软件全国统一,能够完整、准确记录登记内容,记录办理过程和经办人员信息,并能够实时将有关登记内容传送到全国公安交通管理信息系统。2008年、2009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江淮汽车董事长左延安以及宇通汽车总裁汤玉祥先后就此拟出提案,但均被公安部以上述理由再度推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汽车上牌数据公开发布绝非易事。当然这个“司法依据”也并非毫无意义,“民不告官不究”,如果众车企能集行业之力向相关部门申诉,利用法律手段,或许呼吁已久的“全国汽车上牌量数据”方能公之于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