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乐视9年,亲眼看贾跃亭一步步走向失控”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

  如果现在面对贾跃亭,你会想跟他说什么?

  “我就想问问他的汽车还能造出来吗”杜军说。听到这个回答,我有些诧异,因为本以为他会回答诸如“能不能把欠我的钱先还了”。作为一个老乐视人,他这样说一方面可能更想知道这个为之“工作”近9年老板的最后结局,另一方面或许依然有一线种希望,期待贾跃亭在大洋彼岸能东山再起?

贾跃亭在乐视2012年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受访者供图。来源:21Tech

  贾跃亭还有希望吗?过去那个活跃在乐视的贾跃亭给他的员工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杜军加入乐视网时,公司(2010年8月上市)才刚刚上市两个月,员工总共约200多人,主营业务也只有一个视频网站。他的职位是视频记者,当时的乐视网开始需要一些原创的视频内容。

  过去9年,杜军见证了乐视网的兴衰,他所在的乐视网娱乐中心,几乎为所有乐视系业务都提供过拍摄支持。那时,中心人声鼎沸,就像一个电视台。但现在,整个团队已从鼎盛时期的近百人,缩减到只有几个人。

  对贾跃亭和乐视,杜军有一种特别复杂的情绪。既有对早期乐视的骄傲,也有对乐视现状的哀叹;对贾跃亭的看法则褒贬不一,似乎很难一两句话将其概括。不管怎么说,杜军从一个内部人的视角,展示了一个不一样的乐视。

  痴迷篮球

  入职前两年,乐视的规模还不大,杜军和贾跃亭的接触也十分频繁。有一次,贾跃亭去外地参加为期三天的长江商学院培训,杜军去做摄像支持,期间碰面,贾跃亭叫出他的名字打招呼,至今让杜军印象深刻。

  “贾跃亭给人的印象就是平易近人,没有老板架子”,杜军说,贾跃亭遇人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贾跃亭爱好篮球,喜欢科比,有一股痴迷的劲儿。以至于乐视的公司文化建设中,篮球成为了一个重要项目。前几年,在北京的一些民间篮球联赛中,乐视篮球队待遇高、配备齐,一度建立起了“乐视王朝”,这是因为贾跃亭招了很多有职业背景篮球选手。

  身披24号球衣的贾跃亭 受访者供图。来源:21Tech(ID:News-21)  “最开始,这些球员都被放在了行政岗位,后来他们打比赛出了成绩。2013年的时候,有一次贾跃亭在花家怡园请他们吃饭,说要满足一个愿望,他们提出要去乐视体育,然后乐视体育就多了几个记者。”杜军说。

  做行政的时候,这些人也没有太多具体工作,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每周五下午陪贾跃亭打篮球,如果不到要罚300元。但转到乐视体育之后,这些人的专业背景反而在业务上有了用处,当时乐视网做的一些篮球节目很多便出自他们之手。

  除此之外,打篮球也成为了乐视每次开大会的一项保留节目。“平时开季度总结会,最后都要以打篮球收尾。年末的公司年会,如果两天,就是开一天会,看老贾打半天篮球,剩下半天联欢。”杜军笑着表示。

  热爱运动也让贾跃亭的身体状态保持不错。16层的乐视大厦,他只要去单位就爬楼梯,几乎不坐电梯。据21Tech(ID:News-21)了解,其实到了美国之后,贾跃亭依然坚持打篮球,直到后来腰有了一些毛病,才被迫放弃。

  “老贾这个人不坏”

  在乐视最高光的时刻,贾跃亭几乎被“神化”,内部员工也对贾跃亭充满了崇拜。“当时就觉得老贾太牛了,都有些不可思议。前期做影业、做电视、做体育都还好,后来又听说要做地产,要造电动车,感觉他给我们灌输的内容,都是我们认知之外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杜军还依然有些兴奋。

  2012年之前,贾跃亭很少公开对外,在公司内部也表现出不善言辞。直到乐视电视第一次发布的时候,他才走到台前。“当时彩排的时候,老贾还在那背词,看他当时的样子我们都忍不住想笑。”

  但后来,贾跃亭对发布会变得驾轻就熟,不仅能够抒发情怀,还敢于歌唱,那首《野子》至今让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