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家电出口预增8%防范贸易风险需做好攻守准备

  如何化解贸易风险,成为12月6日中国电子家电企业国际化峰会上热议的话题。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王稳说,“2019年最大的不确定性,仍来自于中美经贸摩擦。”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中国家电产品出口额570.5亿美元,同比增长11.4%,预计全年出口增长8%。行业专家建议,出口企业做好防御准备,并加快全球产业链布局,以化解贸易摩擦带来的风险。

  家电产业海外并购热潮延续

  第一财经记者从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获悉,2018年1~9月,受多方面因素影响,主要家电产品出口规模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冰箱、洗衣机、空调等传统大家电包括零件的出口额为26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2.6%;小家电包括零件的出口额299.2亿美元,同比增长10.8%。

  在今年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家电出口依旧保持增长,主要得益于三方面:一是欧美等国家经济的持续增长,欧美市场占中国家电产品出口市场份额合计达45%,上半年中国对欧美家电出口持续回暖;二是汇率贬值缓解了一部分压力;三是企业为应对中美贸易摩擦采取一些紧急措施,比如提前对美出货,又如企业加大对东盟等新兴市场的开拓力度等。

  纵观今年全年,除第一季度由于节日因素出现小幅波动外,前三季度家电出口均保持稳定增长。从目前看,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将从11月的出口数据开始显现,后续影响将反应在明年的出口数据上,因此预计2018全年中国家电出口规模比2017年将有8%的增幅。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家电分会秘书长周南向第一财经记者说,支撑中国家电出口高速增长的几大因素已经逐渐消失——制造业人口红利即将消失,原材料价格无优势可言,主要市场成长空间几近饱和。

  2018年家电产业再掀海外并购热潮。7月份,斯洛文尼亚监管机构正式批准海信收购斯洛文尼亚白电制造商Gorenje,海信将收购Gorenje的95.42%股份。9月28日,青岛海尔宣布,旗下全资子公司“海尔欧洲”已签署协议,将支付4.75亿欧元(约合38.05亿元人民币)收购意大利公司Candy S.p.A的100%股份。自2015年,中国家电企业大大小小的海外并购超过10起,这一趋势还在延续。“这体现了中国家电企业全球化经营步伐加快,主动打破行业面临的转型瓶颈。”周南说。

  隐忧在哪儿?

  美国是中国家电出口的第一大市场,中美贸易摩擦增加了未来几年中国家电出口的风险。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向美国出口家电153.6亿美元,占家电出口总额685亿美元的22.4%。出口规模较大的产品主要有空调、电冰箱、电风扇、吸尘器、微波炉等。

  美国家电产品消费量约占到全球家电消费量的18%,仅次于中国的30%,但产量仅约占到全球家电产量的2%。中国是美国家电产品的主要进口国之一。据Trade Data Online2017年统计的金额数据,中国是美国在厨电、电视、吸尘器、医疗按摩器具的第一大进口国;空调、冰箱为第二大进口国;洗衣机在2016年及以前都是美国第一大进口国,2017年因反倾销,中国出口美国洗衣机减少。

  据世界海关统计,从美国家电产品进口的国家来看,2015~2017年从中国进口最多,规模在165亿美元左右,占美国家电总进口额的40%以上。2017年美国从中国进口家电169.7亿美元,占总进口额的40.3%。

  本次中美贸易摩擦的征税名单分两批三次实施:首批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税率的清单生效的日期是2018年7月6日;第二批2000亿美元商品清单征收10%税率的生效日期是2018年9月24日,2000亿美元商品清单征收25%关税的生效日期是2019年1月1日。而中美两国近日达成共识,停止升级关税等贸易限制措施,包括不再提高现有针对对方的关税税率,及不对其他商品出台新的加征关税措施。具体来看:美国政府对中国2000亿产品不提高关税;中美不再对其他新的产品加征新的关税;对于现在仍然加征的25%的关税,中美双方朝着取消的方向,将加紧谈判,达成协议。

  首批500亿美元商品清单中,家电产品不是重点关注的对象,拟征关税的产品仅包括压缩机(包括空调和冰箱等)、热水器、空气净化器、净水机、洗碗机等,涉案商品出口额为6.3亿美元。

  第二批2000亿美元商品清单中涉及到的中方海关家电编码共有56个,占所有家电编码115个的47.8%,涉及到的产品包括空调及其压缩机、电冰箱及其压缩机、吸尘器、电饭锅、电磁炉、电烤箱等。这次清单中涉及到的中国家电产品2017年在美国市场的出口额为74.9亿美元,占对美家电总出口额140.1亿美元的53.5%。占这些产品对全球出口份额的22.5%。

  防御、进攻“两手都要硬”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钢表示:“明年要做好更大挑战的准备”,中美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不确定性。